北京時間2001

  多年來,不論在什么時間點,因為什么原由拿起相機,能捕捉到每個人有趣的一面,把自己內心的感受保留在照片里,一直是我最大的滿足。時間對于每個人都彌足珍貴,人們總是希望能在變化中留下點兒什么,而我能做的,就是通過相機去熟知我遇到的每個人,讓他們的影像定格在人生的某個時間點,幼稚抑或成熟,充滿渴望抑或安于平靜。對我而言,這同樣是生活提供給我,最重要的出口。

  這些照片大多是用星座8x10座機拍的,用座機拍攝,像是回到了一百多年前,感受那份凝重。2001年,讓我有幸遇到這些人,有藝術家、明星、企業家、普通人...給他們拍的照片并對他們有更深一步的了解,總共拍攝了大概有一百人左右,這是部分節選,照片中人物的出現排名不分前后。  -史宏偉

艾丹 作家北京 艾丹家里

這張照片是在艾丹家里拍的,他和芒克是很好的朋友,基本上每天聊天喝酒到夜里三四點鐘。那時候8×10的膠片也是比較寶貴的,每個人只拍兩到五張。那天總共給艾丹拍了三張照片:一張是坐在椅子上的,一張是打了閃光燈的,而這張是完全用窗戶里的自然光。


姜文 演員 導演于2001年 北京馬場

這張照片是在延慶拍的,就是拍《天地英雄》電影之前,姜文訓練的一個馬場。上面一張是用8×10拍的。下面一張是用哈蘇120相機拍的。后來,在給姜文拍《心理月刊》的封面的時候,宏偉送給了他下面的這張的一張紙基紙的照片,姜文讓宏偉簽上名字。他說,我都不知道有這樣一張照片,太好了!我太喜歡了!

崔健 音樂人于2001年 北京

這張照片是在崔健西壩河家里的樓下拍的。希望能夠拍到環境,以及拍到他最放松的一種狀態。

馮小剛 導演2001 北京 亞運村寓所

馮小剛這張是在他亞運村的家里拍的。當時他拍的電影跟老百姓的生活比較貼近,比較詼諧。家里的地方確實不夠,拍了兩張,一張是他坐在沙發上突然站起來。他是一個特別懂生活的人,所以選擇了這樣一個場景。

洪晃 出版人2001 北京 798工廠

洪晃的這張照片是用了一個很大的折疊型的布景拍的,她本人是出雜志的,考慮到這樣的因素,照片不想帶太多的環境。

陳丹青 畫家2001 北京 團結湖

這張陳丹青的照片是在團結湖那邊的馬路上拍的。那天有點陰天,因為家里地方比較小而且雜亂,就到馬路上拍了幾張。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他每說一句話都會帶點北京口語。宏偉曾經問他:你為什么那么習慣的說話帶臟字兒呢?他說,我們那個時候就那樣,從小就那樣,所以到現在就保持了這種說話的習慣。

馮海 時尚攝影師北京 朝陽公園

當時馮海拍時裝,他的作品經常上雜志,那時候名氣非常大。其實,他是一個特別溫和的人,說話綿綿的,像女孩子一樣,但是,感覺是一個很“牛氣”的人,所以就拍了一張表情很“牛氣”的照片。

張淺潛 音樂人2001 北京

這張是在他們家樓下拍的。宏偉說,他去過的女孩子家里她是最不修邊幅的。當時的感覺,也是好像剛睡醒的樣子,所以在樓下拍了這么一張完全啊沒有任何遮擋的臉,就連雀斑都拍了出來。

陳逸飛 畫家2001 上海

陳逸飛的這張照片是在上海拍的,場景在他的公司,使用自然光拍攝的,他當時跟時尚走得比較近,就選在他公司拍,這是一個底下打燈的玻璃T型臺。拍照曝光時間是1秒鐘,他站著不動,后面的模特走過來。

黃銳 藝術家2001 北京青鳥影棚

當時黃銳的主要作品是《二鍋頭》。所以,這張照片,是一瓶二鍋頭從頭頂上澆下去,所以它是油乎乎的感覺,不是水。洗出來之后非常的油潤。

金星 舞蹈家2001 上海

這張照片是在金星訓練的地方拍的。當時跟她聊,印象特別深刻,就覺得她是一個沒有任何外力可以把她擊跨的人,內心無比的強大。她可以坦然面對所有的東西,留給人印象非常的深刻。

芒克 詩人2001 北京青鳥影棚

芒克是一個很儒雅,才華橫溢的人,他可以把菜譜跟著鼓點用rap唱出來。給他拍照片大概就用了十分鐘,這張照片用的是哈蘇相機拍的,用了一盞燈。

何訓田 音樂家2001 上海

那年,宏偉和他的朋友們在上海,下著大雨,廣播里說這是50年以來不遇的大雨。等他們走的時候,廣播里又說這是百年不遇的大雨。那個時候很多小鋪面房子都進水了,淹了很深的水。這張照片是在一個酒店,采訪完他,聊完天,他背著他的書包,站在下完雨的環境里,感覺非常的舒服。

海波 觀念攝影家2001 北京通縣

那時候的藝術家,其實很多條件并不是那么好。海波家里地方也比較小,他們把海波的作品都搬到樓下來。海波每天都要從單位的門口走出來,都會看到自行車的棚子,直接把他的作品也搬下來,讓人一看就能看到,他是拍這樣照片的一個攝影家。

棉棉 作家2001 上海機場

這張照片非常有意思。宏偉在上海停留了三四天,一直聯系不上棉棉。他們幾乎要放棄了,結果棉棉又同意讓他們拍攝,追到了機場,所以,這張是在機場給她拍攝的。

榮榮 觀念攝影家2001 北京甜水園

榮榮這張照片是第一次見面拍的,在他的工作室,并聊了很久。當你面對一個全新環境的時候,那種感覺特別刺激,以及你對這個人最強烈的感受,當時讓宏偉最刺激的也是一種未名的感覺。

岳敏君 藝術家北京 宋莊


許巍 音樂人2001 北京望京

這張照片是在望京一個車庫里拍的,那時候的許巍很安靜和平。

狗子 作家2001 北京海軍總醫院

這張是甘家口海軍總醫院家屬院里拍的。當時下午的陽光很好,在室外拍的。宏偉希望呈現出攝影所不能表達的寓意,于是和他的朋友們塑造了許多影子的形象,希望能很好的表達人物作為作家的身份。

李銀河 社會學家北京 社科院

這張照片好像是在長安街她的單位,一個窗戶的側邊拍的

劉錚 觀念攝影家北京圓明園

劉錚這張照片是在圓明園拍的。當時,宏偉是為了試一個木頭的8x10相機,拍了這樣的照片。他把照片拿給姜文看,姜文說,看這個人拿相機的姿勢就知道,他是多么地愛攝影。那個時候,宏偉和劉錚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多,印象最深的是經常去交道口的一個飯館吃一個東北菜,叫亂燉。

韓家英 設計師2001 深圳韓家英設計工作室

這張是在深圳韓家英的工作室拍的,也不是用了閃光燈的環境。拍攝過程中有幾個印象特別深的人物,包括艾未未,陳逸飛,韓家英,他們都需要很長的曝光時間,時間都在一秒鐘左右,對他們的定力也是一個考驗。

張長城 北京現代舞團團長2001 北京望京

這張照片是在北京現代舞團的團長張長城的家里拍的。當時他剛做父親,給人的感覺既是慈父,又特別有 事業心的感受。所以,就讓他抱著孩子拍了這張照片。

張揚 導演2001  北京

這張照片是在張揚的工作室拍的。他坐在沙發里,從遠處看,他仰著頭,望向天窗最亮的地方,像電 影屏幕一樣,是沒有內容的。

白巖松 主持人 2001 北京央視梅地亞中心

這張是在老的央視大樓的走廊里拍的,白巖松的年齡 比宏偉大不了幾歲,但是給人的感覺已經非常成熟了,非常歷練的感覺。

陳華 作家2001 北京崇文門

照片是在崇文門的老城墻底下拍到的,她家就在這個 城墻旁邊。陳華那么小的年齡就能夠寫出那么多的文 字,所以就想用密密麻麻的城墻和她嬌小的身軀做對比。

崔永元 主持人2001 北京央視梅地亞中心

這張是在央視大樓下面拍的,其實在這個地方拍了兩張,一張是騎著自行車的。一張就是和這個下雨的這個下水管子,貼著墻拍的。崔永元也是一個離生活特別近的人,好像是非常平凡的。但平凡當中又有不同

竇唯 音樂人2001 北京后海

給竇唯拍的這組印象很深,當時采訪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就約好了第二天在后海的酒吧拍攝。竇唯那段時間幾乎天天坐在酒吧的凳子上望著后后海,有時候喃喃自語。

王廣義 藝術家2001 北京

王廣義當時的作品以“大批判”為主,這是他家外面 一個有電箱的地方,讓他站在電箱上,等于是站在 “刺激”上面,做一個大批判的動作。

王小帥 導演 2001 北京三里屯

這張是在三里屯的街上拍的。2000年的時候, 三里屯還是一個大家非常愿意去的地方,不像 現在的樣子。當時選擇了相對來說比較時尚的環境,讓導演坐在導演椅上拍一張。

史國良 畫家2001 北京

史國良當時被稱作“畫僧”。他的形象很有特點, 所以選擇了一個側面的照片,有一種佛的味道。

高氏兄弟 行為藝術家2001 北京

高氏兄弟是山東的藝術家,是行為藝術家。 當時給人的感覺是這兄弟倆都已經快成一個人了。 在拍的時候,也感覺他們有點同體的,所以讓他們疊在一起拍。

方力鈞 畫家2001 北京宋莊

這張照片是在方力鈞的家里拍的,這個人就是一個 北方爺們的感覺,當時有了這種感受,就想拍得更 生活,更符合他的特點。

潘石屹 企業家2001 SOHO現代城

這張照片是在SOHO現代城拍的,當時拍的時候,他對這個大相機充滿了好奇。所以,當宏偉看到這個姿勢的時候,覺得他是非常愿意發現新東西,觀察新的事物,所以就直接把他這樣拍了下來。

韓磊 攝影師2001 北京

這張照片是在韓磊家附近拍的,他當時拍的題材跟鐵路有關。宏偉找了一個很有縱深感,能看到很遠地方的場景,讓他站在鐵路的石頭上,感覺能看到非常遠的地方。

豐江舟 音樂人2001 北京望京

這張照片是在豐江舟的家里拍的。宏偉還是希望能夠體現他的生活,跟他的生活相關的環境,或者反應他的職業特點。這張照片是在對面一個走廊里的窗戶里拍出去的。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